首页 > 旅行 > 不按套路出牌 旅居梦想家笔下的酒店造梦空间

不按套路出牌 旅居梦想家笔下的酒店造梦空间

来源:未知2018-05-07 09:24
 

中式摩登

中式风格早已不再是古色古香或雕梁画栋,这一切归功于季裕棠、傅厚民、胡如珊等华人设计师对传统中式风格的深度解读及大胆革新。

Tony Chi

Tony Chi

季裕堂

多数人在看过上海柏悦后,无不凝神屏息了数分钟,整场空间秀几乎没有用到一丝一毫“ 雕梁画栋”式的传统中国元素,却把中式风格刻画得入木三分——灵感取自老上海石库门住宅天井的底部迷宫式进厅、客房不对称的床板设计、模仿中式老宅场景的空中庭院,无不为中国风格的演绎开辟了一片新大陆。

伦敦瑰丽酒店是Tony Chi的得意之作。

伦敦瑰丽酒店是Tony Chi的得意之作。

如今,老季用其招牌的碎镜面、动物头首、老相框、整木桌板和皮凳引发客人对亲切的祖父、旧日大户人家生活场景的追忆,入味又不失俏皮。

代表作 上海柏悦酒店、广州文华东方酒店、台北文华东方餐厅、伦敦瑰丽酒店。

符号 不对称、老相框、皮凳、动物、带玻璃罩的橱柜和灯具、细碎摆件。

André Fu

André Fu

傅厚民

傅厚民营造的香港奕居不仅是奢华酒店设计风格上的一个里程碑,也为酒店设计引入了全新规则。他一人参与了包括酒店灯光、音乐、香味、员工制服甚至电梯铃音(是座钟的“ 铛”声)在内的全盘设计,打破了酒店设计即分包干区的游戏规则,让设计的呈现更缜密、统一。

他营造的温暖色调、丝滑质感、水疗风格浴室,让卸除疲惫和阻隔纷扰变得易如反掌。

代表作 奕居、香港嘉里酒店、The Berkeley套房。

Neri & Hu

Neri & Hu

如恩组合

自2004年在上海建立如恩设计研究室(Neri & Hu)以来,郭锡恩和胡如珊伉俪就一直致力于利用其背景多元的团队、全球化的观念结合多元、重叠的设计理念,实现建筑与体验、细节、材料、形状和灯光的积极互动。如恩专长保留建筑最本真的结构与留痕,并将通透的、极简的、清雅的当代元素穿插其中,使空间在各种戏剧冲撞中实现对话与共融。如恩的酒店作品也和其事务所一样,与上海紧密关联。

如恩改造的水舍精品酒店原建筑是20世纪30年代的日本武装总部。

如恩改造的水舍精品酒店原建筑是20世纪30年代的日本武装总部。

其初期的酒店作品——水舍是历史建筑变身为精品酒店教科书般的演绎。其最新力作上海素凯泰酒店也将海派风格以最沉静、流畅的方式融入当代风格。

水舍精品酒店的入口。

水舍精品酒店的入口。

代表作 瑜舍餐厅、水舍、上海素凯泰酒店、上海艾迪逊酒店。

符号 建筑本真的痕迹、干净利落的线条切割。

日式简约

擅于利用天然材质,尤其是木和棉麻织品;对空间的重新挖掘不局限于用通透材质打造的敞亮视觉,更在于利用自然光线和人造光线构建出的空间层次。

 Super Potato

Super Potato

Super Potato结缘酒店还得从1998年为新加坡君悦酒店改造餐饮空间说起,这个当年在设计界辛苦打拼了二十余年的事务所大胆地将木料和石材打造出误入岩洞的木屋场景,本该与厚实的石壁打交道的酒窖却化身为晶莹剔透的水晶宫,在粗旷的石块和温情的原木间充当着美妙的中和……这个设计很快征服了酒店界的“建筑系学霸”——凯悦集团(包揽了上海安达仕、釜山、首尔和广州柏悦在内的一杆凯悦系酒店的垂青)。

Super Potato以设计餐厅和酒吧起家,这处餐厅位于阿布扎比丽思卡尔顿酒店。

Super Potato以设计餐厅和酒吧起家,这处餐厅位于阿布扎比丽思卡尔顿酒店。

在Super Potato设计的众多酒店中,墙面的处理是一大特色,不论广州柏悦酒店中用报纸压缩而成的墙面,还是在阿布扎比丽思卡尔顿酒店中用不同彩色织品打造的餐厅墙面,你总能发现不同的惊喜。

广州柏悦酒店的大堂有Super Potato善用的原木材料。

广州柏悦酒店的大堂有Super Potato善用的原木材料。

代表作 广州柏悦酒店、首尔柏悦酒店、上海新天地安达仕、北京柏悦酒店北京亮、港岛香格里拉。

符号 石木等天然材料、墙面的多材质拼贴、日式纸屏灯。

Kengo Kuma

Kengo Kuma

隈研吾

隈研吾正成为当今最受酒店欢迎的日本设计师,在他的设计里,永远都充满了大篇幅的橡木、供采光直入的大块面玻璃,以及供思绪自由陈列的空间留白。其早期酒店作品——北京瑜舍就率先演绎了其招牌符号,在这个巨大的绿色玻璃魔方中,每一间客房都藏进了中庭周围的原木墙壁中,居室则完全摆脱了对传统墙体的依赖,所有的空间区隔都交由玻璃和纱帘实现。屋内只有最简单、基础的家具陈设,几乎与空间本身融为一体,厕所隔间、衣帽间等需要更多隐私的空间则采用隐藏法,用隐藏门无缝藏进墙体。

瑜舍是隈研吾献给北京的第一间酒店,客房以透明隔断打造敞亮的视觉感受,且能在每日不同的时段营造出不同的光影变换。

隈研吾式的直白和委婉成就了每一间隈研吾加持酒店在空间营造上的机智和写意。而在即将开业的北京望京凯悦中,隈研吾又利用悬于天花板的木条等元素,将自然光线予以切割和变形,探索空间更错落的层次感。

代表作 瑜舍、北京望京凯悦酒店、 One@Tokyo。

符号 原木、采光直入的玻璃窗、打造光影变化的介质。

北美都会风

北美设计师对如今都市酒店的设计风格影响深远,以老建筑改造的精品酒店、雅痞的生活方式酒店、回溯往昔但构造当下的旋转楼梯等,都已成为都市奢华酒店的常见元素。

Yabu Pushelberg

Yabu Pushelberg

如果说Roman & Williams定义了生活方式酒店,那么加拿大设计组合雅布在演绎21世纪的都市奢华和潮流上堪称翘楚。如今炙手可热的品牌艾迪逊便是Ian Schrager携手二人打造的,而早在世纪之初, Ian Schrager就曾希望雅布能帮他改造当年由Philippe Starck重新设计的Royalton Hotel,但被二人婉言谢绝。“因为那是经典之作,潮流循环往复,我们都认为Philippe的那件作品值得被保留。”

曼谷柏悦酒店

曼谷柏悦酒店

在经典、奢华与潮流间的探索彰显在雅布的所有作品中,艾迪逊酒店试图探索的便是奢华于21世纪的意义。与20世纪的“ 繁复”相比,雅布更关注在原有建筑内的空间勾勒,以及材质运用,也因此,旋转楼梯、各式隔断(屏风、开放式置物柜)都是他们的标志性元素。

北美设计组合雅布设计的北京华尔道夫酒店包含他们善用的旋转楼梯元素。

北美设计组合雅布设计的北京华尔道夫酒店包含他们善用的旋转楼梯元素。

世纪之初,二人操刀的东京丸之内四季酒店便是空间重新勾勒的范本,在层高和面积有限的建筑内,二人利用每个客房的角度、格局定制设计,并搭配相应的家具。此外,对艺术品的运用也是二人之于酒店氛围营造的贡献,艾迪逊酒店纽约、迈阿密和伦敦分号的艺术画作,以及二人开发的艺术装置品牌都是其设计风格的注脚。

代表作 伦敦艾迪逊酒店、迈阿密艾迪逊酒店、广州W酒店、北京华尔道夫酒店、曼谷柏悦酒店、杭州柏悦酒店、纽约柏悦酒店。

符号 旋转楼梯、艺术作品、空间隔断。

Roman & Williams

Roman & Williams

当年席卷欧美的社会文化运动“布鲁克林化”在Roman & Williams的手笔下变成了生活方式酒店的雏形——那些新一代年轻人所追求的“质朴”“手作”等情愫被演绎成酒店里的爱迪生灯泡、 Tolix圆角金属凳、生锈的打字机……从前的公路标志和工厂里的机器则被改造为吧台或酒店的某一场景。

Roman & Williams设计的Ace纽约分号,Ace的成功奠定了如今生活方式酒店的审美基调。

从The Standard到 Ace Hotels,再到新晋的Freehand品牌、Hotel Emma, Roman & Williams重新塑造了近20年来的都市生活方式和酒店审美。

代表作 The Standard Highline、 Freehand Miami、 Ace Hotel New York、 Ace Hotel New Orleans。

符号 爱迪生灯泡、工业金属材质、原木长条板、古董摆件。

澳系天然

天地之间,人自渺小,典型的澳系设计讲求干净、天然,以及与周围环境的和谐统一。

BAR STUDIO

BAR STUDIO

Bar Studio曾执掌过悉尼柏悦酒店的翻修工程,但真正令其红透半边天的莫过于北京瑰丽,同样是翻修工程(征用京广中心部分楼层改造而来),设计师将原本无趣的底部空间改造为由市井元素和当代艺术品携手装点的挑空大堂,并在酒店周围打造层次分明的城中花园,将本立于北京三环边的酒店与喧嚣隔绝。

北京瑰丽酒店游泳池

北京瑰丽酒店游泳池

临窗而坐,眼前的植被让度假、休闲的氛围瞬间提升。层高受限的客房层在镜面、房梁、临窗日间榻的介入下变身为治愈感十足的私邸,大气的京腔与澳式的慵懒相得益彰。最动人的莫过于掺入发呆亭和温室场景的泳池,这场好评如潮的旅居盛宴令Bar Studio直接晋级为瑰丽的御用设计工作室。

Bar Studio成功设计了北京瑰丽酒店后,又为我们献上了普吉岛瑰丽酒店。

Bar Studio成功设计了北京瑰丽酒店后,又为我们献上了普吉岛瑰丽酒店。

代表作 北京瑰丽酒店、悉尼柏悦酒店。

符号 栅格、全木镶板、日间榻。

Kerry Hill

Kerry Hill

这位生于西澳首府珀斯的名建筑师前一阵刚凭借献给故乡的COMO酒店艳惊世界,但他最出名的酒店作品都位于亚洲——兰卡威的Datai、日月潭的涵碧楼,这位澳洲设计师的建筑主要凭借象征山的竖线和暗喻水的水平线构筑,极简却有力。

Kerry Hill完成了安缦城市化的功课,东京安缦便是将安缦宁静致远的避世美学移居城市高空的范本。

老先生最引以为傲的功绩莫过于将安缦成功地引入城市——他把日式枯山水庭院无缝嵌入东京上空,又为从江西移植到上海的古宅注入新生。其对古与静、动与静的把控令人拍案。

代表作 Aman Tokyo、Amanemu、Amanyangyun、COMO Perth。

符号 大台阶、无边泳池、柱廊。

东方禅意

当下最能驾驭亚洲风格的设计师是一个比利时人,但这得归功于他长期根植亚洲。

Jean-Michel Gathy

Jean-Michel Gathy

这位当今全球要价最高的设计师自称“深受酒店界宠溺的小男孩”,他的伯乐是“安缦之父”——Adrian Zecha。全球最顶尖的酒店品牌都会不假思索地将自己最重磅的分号委托其操刀,包括买安缦不成的LVMH白马。

全球要价最高的设计师Jean-Michel Gathy设计的Cheval Blanc Randheli将其善用的东方元素和明亮色彩加以搭配。

他的建筑总是被大篇幅的镜面水池环抱。正如他所说:“水是他最在意的设计元素,水能带来映射、流动和音律。”他的建筑仿佛能透过水面端详自己的容貌,可见他对自己作品的足够自信。

水是Jean-Michel Gathy设计中的重要元素,他认为水象征着流动、音律和光影。

水是Jean-Michel Gathy设计中的重要元素,他认为水象征着流动、音律和光影。

此外,Jean-Michel Gathy还热衷在空间内安装各种灵活的隔断,以便宾客借助其自由分隔空间,可能在他看来,西方建筑通过墙体构造空间,但东方智慧在于打造灵活的层次。他还热衷打造动辄百米的超长泳池,以及让居室时刻保持清醒的一抹炫色(以红色居多,马尔代夫白马则是柠檬黄)。将闪耀第五大道的安缦纽约项目是他当下令世人最为期待的作品。

代表作 Cheval Blanc Randheli、 Aman Canal Grande、 Amanoi、三亚柏悦、颐和安缦、富春山居、拉萨瑞吉、纽约安缦。

符号 居室隔断、映射池、超长T台泳池。

不能被归类,但足够精彩

Bill Bensley

Bill Bensley

提及帐篷酒店,不少人将四季酒店集团在泰国金三角的酒店列为顶级,你可能不会想到这位设计师这些年还设计出更多跳脱框架的酒店,例如像一所魔法大学的JW Marriott Phu Quoc。

JW Marriott Phu Quoc是Bill Bensley想象力的又一次呈现。

JW Marriott Phu Quoc是Bill Bensley想象力的又一次呈现。

“有趣”“超乎想象”是Bensley这几年设计的关键词。酒店在他看来是“逃离”的媒介,这赋予他设计的酒店以场景化、戏剧化和想象力。也因此,他的设计包括酒店环境、建筑、室内、员工制服,乃至菜单和所有书面视觉。与其说是住酒店,不如说你将步入一间“成人主题乐园”。

代表作 JW Marriott Phu Quoc、泰国金三角四季帐篷酒店。

Philippe Starck

Philippe Starck

1988年由Philippe Starck改造的Royalton Hotel标志着酒店进入“设计时代”。这间原本普通的酒店大堂被铺上了宝蓝色地毯,两侧安装了牛角的灯具,营造出神秘和性感的氛围,成为时尚名流追捧的时髦据点,也因此平衡了酒店在地理位置和客房上的先天不足。而此前,旅行者在意的连锁酒店的标准化品质和舒适性也不再成为衡量酒店优质与否的唯一标准。

Philippe Starck是老酒店改造高手,莱佛士于巴黎的分号在他擅长的镜面运用下变得十分摩登。

其后改造的Delano Hotel更成为美国早期的都市度假村范本,一改迈阿密传统的度假村模式,在艺术街区的一栋老建筑中,开辟出既有纽约俱乐部性感氛围,又兼具海岛气息的酒店风格。

莱佛士巴黎分号的客房。

莱佛士巴黎分号的客房。

步入21世纪后,PhillippeStarck则将注意力放在了轻奢酒店领域,将纽约Paramount酒店改造为仅售100美金的潮酷酒店,还重返法国,联手雅高集团打造了Mama Shelter这一生活方式品牌。

代表作 Royalton Hotel(1988)、 Delano Hotel(1995)、 Hotel Meurice、Le Royal Monceau Raffles、Mama Shelter。

撰文/汪诗原、Nancy

微信编辑 / Aileen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3 - 行讯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内容合作:(投稿&约稿1078060607
川公网安备 51010602000229 - 蜀ICP备15034923号-4